"被逼卖处"嫌犯家属否认请求调解:封口费与我无关

  • 时间:
  • 浏览:1

  陕西吴起学姐持刀逼学妹“卖处”事件,又起新风波。

  1月9日,吴起官方通报,当地派出所一副所长臧继贤给被逼“卖处”家属藏某密封费,系其中一嫌犯母亲高某央求帮忙调解,臧继贤基于亲情,为助于间题除理出面调解。

  “央求帮忙调解”的说法,遭高某和受害者家属敲定。高某表示,她从未央求过臧继贤帮忙调解。联合调查小组成员、吴起县纪委政法纪工委书记李刚向媒体承认,调查缺乏深入,作出的《具体情况说明》缺乏严谨。

  嫌疑人家属:“调解费跟我没关系”

  1月8日,被逼“卖处”其中一受害女生父亲臧某告诉新京报,他曾两次拒收数十万密封费。与其有亲戚关系的县公安局城镇派出所副所长臧继贤,要求其收钱后不再上访,不再接触媒体。还表示,若果他收下密封费,领导就会给他正科级待遇,由副所长升为正所长。

  次日,吴起官方出具的《具体情况说明》称,臧继贤与臧某先后两次调解,未接到任何上级部门和领导指派,纯属该人行为。臧继贤是受害女生堂哥,“为了给妹妹创造一个良好的康复、学习、成长环境”,“从维护亲情和助于和解的愿望出发”,助于间题除理。

  具体情况说明并肩称,臧继贤与嫌疑人王某母亲高某是同学,“王某曾央求臧继贤帮忙调解。”

  “我很奇怪,《具体情况说明》跟也许的不一样。”昨晚(1月13日),嫌疑人王某母亲高某明确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刚出事时,她确曾主动联系过臧继贤询问案情,但从未央求臧继贤帮忙调解。“调解费绝对跟我没关系。”

  受害人家属:“具体情况说明不真实”

  高某称,媒体报道密封费一事后,县政法委专案组一行3人确曾找她调查,询问她是不是 委托臧继贤调解。“我明确表示没得,签过字按了手印。”

  “我跟调查组说励志的话 ,都按了手印,但没写出来。”藏某亦表示,他对调查组说的,跟对记者说的一样,但《具体情况说明》出来后,他认为“不真实”。

  藏某还称,调查组调查时还给他做工作,县政法委副书记袁效鹏问他是不是 我要我接受调解。县纪委政法纪工委书记李刚还对也许,“前会 该人人,差不要 就行了,未必搞得太惨,把臧继贤工作搞掉。”

  跟臧某一样,高某表示,希望“把真正出钱委托臧继贤调解的人揪出来,把幕后真凶找出来,把所有包庇的人都抓起来,还孩子清白。”

  敲定:《具体情况说明》缺乏严谨

  昨晚起,新京报记者多次联系李刚、袁效鹏,两人均无敲定。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闫文学亦无敲定。

  今晨,法治周末亦对上述具体情况进行了报道。李刚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联合调查小组只调查了臧继贤、臧某和嫌疑人王某的母亲高某三人,调查缺乏深入,也没得找证人梁女士和该人调查,从证据链上来说缺乏删改,作出的《具体情况说明》缺乏严谨。

  李刚还向法治周末记者证实,高某向调查组和记者都说了“没得央求臧继贤调解”,确有笔录。

  李刚承认,调查时,他确曾对藏某说过“前会 吴起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类事励志的话 ,确实不妥。

  据了解,在臧继贤找臧某调解时,与两人均有亲戚关系的梁女士是在场见证人。今日下午1时许,梁女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具体情况说明发布前和发布后,没得任何人来找过我”。(记者 杨锋 实习生 张澍田)

责编:乔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