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之殇:为什么选秀综艺难再造下个“蔡徐坤”?

  • 时间:
  • 浏览:0

“亲戚朋友接受偶像乐队也不 称呼吗?”

“不接受。”

在隔壁棚录制了《青春年少有你》的vogue5,刚好成为了《乐队的夏天》的第31支乐队。截至发稿日期(6月12日),vogue5在节目的助力榜排名top2,仅次于痛仰乐队,成为被淘汰的乐队中榜单人气指数最高的一支。

99分帅气的男孩子,想成为内地僻壤的“偶像摇滚团”,需应对的质疑声不断,但不可能 就有这场“跨综艺”的录制,跟我说vogue5的名字更难为圈外人所知。

继《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强势崛起时候,一批偶像选秀综艺在今年扎堆涌现,尽管资本市场开始英语 对偶像产业陆续布局、八方围剿,却也似乎难以激起圈外人的亢奋。《创造营2019》决战之夜,饭圈的狂欢宣布了r1se的成团,断层出道的周震南决赛票数3700万+,与去年“偶练”男团强势出道的蔡徐坤4700万+相差千万级别的票数。

除了《创造营2019》之外,在今年扎堆涌现的偶像练习生选秀综艺,还有爱奇艺的《青春年少有你》和优酷的《以团之名》,r1se成团的同一天,“青你”出道组合UNINE正在上海举办见面会,C位选手李汶翰在谢幕离场时对粉丝“嘱咐”:今天隔壁决赛,千万别忘了亲戚朋友啊!

(UNINE)

无论从人气还是关注度而言,今年的团综都与去年对比惨烈:“青你”总决赛的九位出道位成员票数总数不及蔡徐坤一人;而“以团”出道的新风暴和人气班人气班BlackAce男团,在开始英语 后更是几乎销声匿迹,粉丝戏称:比出道即巅峰更为惨烈的是出道即“失业”, 并表示不解,“节目刚开始英语 那五六天,真不知道新风暴在做哪几种,就像消失了一样。”

(新风暴男团)

偶像选秀综艺是否是风光不再?

面对千亿级别的粉丝经济市场,今年60 名练习生的出圈之路似乎愈渐艰难,是随着赛道拥堵而逐渐被稀释的人气与关注度,还是如张艺兴在“青你”中所言的“市场浮躁”

出道不易,出圈更难?

去年开辟了偶像元年的《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同时也制造了多个爆出圈层搞笑的话题偶像,如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王菊、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等等,就连并未在节目中成团的坤音四子也因高人气而成功以oner男团的身份出道。节目开始英语 后,无论是团队活动还是另一方代言后续都接连不断。十四个月的限定团Nine percent,尽管团队合体不可能 始终寥寥,但在出道后就有可能 有了另一方的作品和发展方向,并即将迎来首个团综《限定的记忆》。

(Nine percent)

而《创造101》走出的火箭少女更是资源颇丰,除了出圈神曲《卡路里》与团圆的综艺代言不断之外,火箭少女的跨圈层合作方式协议资源也颇为雄厚,成为NBA赛场“第一女团”、手游刺激战场的火箭少女套装联动等等,并变快拥有了另一方的团综《横冲直撞20岁》。

相关数据显示:《偶像练习生》收官战高达28亿播放量;腾讯《创造101》总决赛当晚,更有超44.4亿的总播放量。人气和代言刷新了观众对于流量新星的认知,也带动了粉丝经济的崛起。

NINE PERCENT的首张专辑《TO THE NINES》目前在QQ音乐的销量不可能 超过62万张,销售额不可能 超1260 万,火箭少女的首张专辑《撞》销量超过207万张,以10元的售价计算,收益不可能 超60 0万。

反观今年的偶像类综艺,首先是话题人物相对少了也不 ,出圈的选手更是寥寥,参赛选手们除了在大众圈层为“不知名”状态的半个素人之外,还有来自国内男团前辈的“回锅肉”小叔叔们,如至上励合成员张远、马雪阳等,而成功出道的成员多为不可能 具备一定人气基础与饭圈认知度的实力选手,头部效应明显。

在《创造营2019》出道的11位团员中,有来自5位都来自哇唧唧哇,其中除周震南和翟潇闻分别为《明日之子》第一季、第二季的选手,焉栩嘉、夏之光和赵磊同时也是2015年就出道的“X玖少年团”的成员。

(R1SE)

赛道拥堵,市场浮躁,

偶像团体之殇?

在《青春年少有你》的录制环节中,某组学员的练习时长仅有四个 月,并有多组学员准备缺乏,导师张艺兴叹气道,“这并能了怪亲戚朋友,这是市场浮躁。

“现在市场也不也不,亲戚朋友以为到节目四个 月,就还并能了被所有的人认识,蛮失落的。”

早在去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播出并引爆圈层后,国内的偶像产业也飞速迎来了“粗放式”增长。除了头部人气偶像带动的饭圈文化的普及之外,国内各大经纪公司、影视公司也好快了 了 瞄准了也不 产业。

自去年开始英语 ,已有不少新偶像公司成立,老牌影视公司也纷纷招募练习生进驻偶像产业。AIF、坤音、麦锐等偶像厂牌都获得了千万级别的A轮融资。也不 传统的艺人经纪公司,如华策、慈文、新丽等以往活跃在影视战场的大公司们也纷纷聚焦“练习生”市场。

一面是资本的一哄而上,想在好快了 了 崛起的偶像产业中找寻自身的定位,另一面,下沉到源转过身却不见得是绝对的利好。除了也不 速成式练习生之外,更何况转过身还有随着节目开始英语 后的“出道即巅峰”魔咒。

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8年“粉丝经济”相比2017年有新的突破,因偶像推动的粉丝消费规模超过60 亿元,其中近一半为购买商品的花费。艺恩网《中国偶像产业迭代研究报告》也预测,2020年中国偶像产业总规模将超60 0亿元。

在千亿级别的背景下,尽管赛道一时略显拥堵,但国内的偶像市场远未饱和,有业内人士分析,“国内粉丝基数巨大,较长时间内国内偶像市场将呈现出供不应求的特点,也不作为偶像提供方的经纪公司在行业中拥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且从日韩两国旺盛期是什么图片 期期的句子期的偶像市场来看,头部偶像经纪公司都已上市,形成集经纪、制作、发行于一身的大型娱乐集团,也不偶像经纪也不 业态将具有较好的成长空间。”

(火箭少女)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偶像男团还是偶像乐队,偶像标签的艺亲戚朋友似乎涵盖纯天然的圈层效应,当亲戚朋友进入到也不 圈层,往往给人以“靠脸吃饭”、不可能 缺乏专业的印象,但这无须意味着着偶像群体的发展路径被收窄。

(Vogue5)

在《乐队的夏天》录制中,匠星娱乐推出的偶像乐队BongBong乐团因全员主唱,且被质疑假弹的形式也激起了摇滚老炮的不认可,而另一只“偶像乐队”vogue5因我应该 追寻乐队的梦想而参加了《青春年少有你》,但最终也在《乐队的夏天》中遗憾出局。但男团+乐队的形式也让亲戚朋友看到了另外某种不可能 ,从“偶练”到“乐夏”,或许是赛道拥堵的背景下,偶像出圈的下某种不可能 ?

(BongBong乐团)

千亿市场的魅力、出道前辈们的无限风光,为练习生和资本方塑造了一场美丽的梦,过多的练习生在待出道的路上拿着待出道的号码牌,而偶像市场的暂时“冷淡”或许是让行业回归理性的信号与提供分类整理“行囊”再出发的喘歇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