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物理学课程会不会包括打坐?

  • 时间:
  • 浏览:0

   □ 江晓原  ■ 刘 兵

   □另一有三个小美军前越战特种兵军官,退役后果然变成心灵导师,还成了心灵指导类的畅销书作者,比如他最著名的畅销书是《灵魂之心》和《灵魂所依》——听着就不得劲类似于于熬制心灵鸡汤的。这本《像物理学家一样思考》,要不遇见你一力推荐,给让你 将它当成大伙平常所说的“民科”之作了。

   然而看后之后,发现这书倒有的是我先前想象的那样。祖卡夫对物理学还真的略懂而且 ,这我让你 对他有了初步的欣赏。这本书当然有的是写给物理学家看的,很多很多 写给外行人看的。“外行”们似乎对它评价不错;而物理学家是有的是看得上这本书,我虽不得而知,但机会也这么认为它太烂。很多很多 它还得了另一有三个小“美国科学图书奖”呢。

   ■ 说起我接触此书的时间,倒是挺早的。早最少20年前,我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有时,周末大伙开车,去周围的yard sale(而且 住户把不不的东西在自家院里门前摆出来甩卖)转转,当时在曾经的场所,我还买了不少旧书,其中有的是这本书的英文原版。那还是本平装本,假如有一天是从一家显然非专业学者的家中所买的。由此可见此书在美国还是很普及的,其作者,也与那本更早些之后在大伙这里有的是了中译本的《物理学之道》和《转折点》的作者大致相当吧。又过了几年,大伙送了我此书的台湾版,看来台湾的翻译,也突然在而且 领域里超前于大伙而且 。如今你这个 大陆出版的中译本,用的也是台湾的译本。

   也每种地机会你这个 由于,我倒这么想到此书是否是“太烂”你这个 难题图片。其实,对于科普书的评价,有时专家们和普通受众的标准是会不一样的。物理学家们是有的是看得上一本物理科普书,有时对真正当时人买书的受众的影响,也是有限的。跟跟我说呢?

   □ 爱书之人常说“每本书有的是另一有三个小故事”,你当年得到这本书的情景,会不不给你增加了对此书的好感——比如怀旧类似于的?不过跟跟我说专家们是有的是看得上某本书,对买书之人的影响有限,我是同意的,我当时人有时也会买被“专家”贬斥的书。不过我还有另一有三个小判断标准:机会某人写过我其实认为“太烂”的书,曾经通常看后不上他写的别的书了,我相信有不少人也会使用曾经的判据。当然,祖卡夫的书,我看的这本是第一本。

   我其实这本书中谈论量子力学的每种比较有趣,祖卡夫似乎弄明白了不少概念,又似乎这么全部弄明白,假如有一天他强调前要全新的理念和图像才有机会正确理解量子力学,“实相”(Reality)不再都都可不可以保有经典物理学中的地位,当然是有道理的。而他将量子力学与东方宗教联系起来,甚至说“21世纪的物理学课程将包括打坐在内”,其实会给人并有的是过于玄虚的感觉,但我其实也还是还前要接受的——他很多很多 试图强调量子力学给大伙带来的那种全新的、充满不选则性的世界图景,而理解你这个 图景前要“悟”。

   ■ 跟跟我说的有的是道理,细想一下,我接触此书的最早经历,其实机会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之后对此书的判断。不过,又过了你这个 年,再看此书,你这个 年的思考还是会加上来再起而且 另外的作用。比如像跟跟我说的作者似乎弄明白了而且 概念,又似乎这么全部弄明白。前者,大伙还前要据之判断,认为这是在物理学标准的意义上尚可接受的,而后者,则恰恰既说明了作者的并有的是“民科”身份,又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此书的特色。例这么书对东方哲学的并有的是理解,与那本《物理学之道》倒有而且 类似于之处。这本书不言而喻能在国外成为并有的是畅销书,我让你 ,恰恰是机会顶端的你这个 特色吧。

   进而再延伸而且 ,跟我说还前要虚实结合 一下国内养生类的“科普书”。你这个 真正在市场上畅销的养生书,其实有的是并有的是程度上以专业的标准看匮乏严格,假如有一天有当时人的理解和特色。这似乎也再次说明了前面提到的那个有趣难题图片:读者对科普书的需求,往往与专家们的标准是不一致、甚至在并有的是程度上有冲突的。

   □ 到了今天,机会是一本“科普书”励志的话 ,在我看来,“严谨”机会不再是优点(机会它曾经是优点励志的话 )。今天大伙看所谓的“科普书”,绝大每种是出于娱乐的目的,而“严谨”的书面孔死板,语言乏味,这么娱乐价值,读者就不不你 去读它。既然没这么人读,普及又从何谈起。反很多很多 你这个 不甚“严谨”的著作——比如这本《像物理学家一样思考》很多很多 曾经的典型,拥有相当多的读者,甚至成为畅销书,让你这个 坚持“专家标准”的“严谨”之人徒唤奈何。

   这里有另一有三个小颇具广泛意义的难题图片:“严谨”的著作普及不了,要普及就要牺牲“严谨”,牺牲“专家标准”。之后大伙的而且 科普工作者突然试图将这两者兼顾,其实纯属幻想。这两者“兼不顾”的作品倒是产生了不少。大伙应该坦坦荡荡地放弃你这个 幻想,假如有一天坦坦荡荡地承认娱乐性是成功的“科普”的必要条件之一。

   另外,像祖卡夫曾经,将当时人的“外行心得”以别出心裁的土办法 表达出来,与读者分享,很多很多 失为“科普”的功臣。我其实“严谨”的物理学家们应该欢迎《像物理学家一样思考》曾经的书,机会曾经的书都都可不可以唤起大伙对物理学的好奇心,有了好奇心,不有的是机会再接着去读“严谨”的书哪天?

   ■ 我近来突然在想另一有三个小关于科普的难题图片。机会最“严格”地讲,所有的科普作品有的是不“严谨”的。最严谨的作品,必须是用最专业的术语以最专业的土办法 写给同行看的。科普,就要通俗,这应该是科普最起码的要求,姑且还不说像文采、可读性等更高要要求。但通俗,就必然要以非专业的土办法 来近似,因而,讲科普书的严谨,必须是另一有三个小不机会最终实现的幻想。

   在现实中,既然各种科普书有的是够严谨,但其中“不严谨”的程度还是还前要分级的。面对现实中你这个 不严谨的科普书,不得劲是畅销者,科学传播工作者的任务之一,也包括提醒读者,让大伙在一定程度上认识到你这个 差异——这里很多很多 说差异,并这么土办法 严谨的判据给出价值判断。而像大伙曾经的对谈,也正是曾经的工作的一每种吧。

   不过反过来想,一本科普书,无论严谨程度如保,无论是否是为专业科学家所赞赏,必须让读者喜欢读,才是其成功的硬道理。最少在国外,祖卡夫的这本书达到了你这个 基本要求,因而也构成了大伙选则它来对谈的理由。

   还是希望大伙这里有的是更多曾经能吸引人的科普书吧——尽管它们不一定“严谨”。

   载2011年3月4日《文汇读书周报》

   南腔北调(102)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9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