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是什么类型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成“农村偶像剧”?

  • 时间:
  • 浏览:1

  作为茅盾文学奖“皇冠上的明珠”,小说《平凡的世界》改编的剧版开播后,遭遇了和《红高粱》、《尘埃落定》等名作一样的争议。但无论是从制作上的“重建乡镇”、还是几乎重现了小说的全版人物情节,都体现了主创团队对该剧的“血脉”尊重。全都,旁白越多、地方口音与普通话混杂、删去原著中的角色“金波”,都为该剧带来争议。对于质疑,导演毛卫宁和编剧温豪杰做出了签署,而开播后迟迟“不温不火”的收视率并没让主创着急,导演更是放话,“将会仅仅是为了收视率,是不想选泽拍这部剧的”。

  解释

  1

  主演网红 太高?

  演员演过偶像剧很正常

  《平凡的世界》故事背景设定为上世纪70年代中期,原著以农民子弟孙少安、孙少平兄弟俩的命运为主线,讲述了一代年轻人面临现实的压力,却坚持追求理想、感情是什么 的经历。该剧在北京卫视和乐视网开播后,剧中四位主演袁弘、王雷、佟丽娅、李小萌被外国男友评价“史上网红 比较高农村戏”,对此,主演王雷、袁弘和佟丽娅在接受采访时都承认,这是一部“网红 比较高”的农村剧。佟丽娅表示,“不少观众看剧之前 ,感觉我饰演的润叶有文艺范儿,我对自己前半部分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将会观众称当当让我们 的戏是农村偶像剧,我感到很高兴,这没那此不好。”

  对于演员的选泽,导演毛卫宁的原则是“当当让我们 要热爱原著”,“剧中人物是年轻人的,一定要用年轻人来演,而现在的年轻演员,一定是演过偶像剧的,这无法出理 。我相信王雷原来的城市男演员还时需塑造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青年,他有你你這個 能力,袁弘还时需通过这部戏改变戏路,我非常信任他。”

  2

  旁白不合时宜?

  有益于观众理解时代背景

  《平凡的世界》开场便是已故作家路遥的原声旁白:“那是一九七五年二三月间,原来平平常常的日子,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在这段独白带给观众短暂的感动之前 ,“画外音”便以停不下来的节奏一段又一段地出现。目前对于旁白的使用,观剧外国男友弹大于赞。不少人认为,主创团队为还原书中细节描写极少量使用旁白,却忽略了影像并不是的功能,那此“脸像炭火一样的发烫”、“手忙脚乱地给生产队的病牛灌汤药”等旁白,全版还时需通过画面表达。

  对此导演毛卫宁表示:“旁白的使用是必要的,有益于没法看得人原著的观众了解背景和风格,一起去在上端的讲述中起原来引导的作用。还有原来目的是想唤起一部分老观众对于当年听小说联播的回忆,只不过当当让我们 后期中发现原来的广播者李野墨先生全都播了原来节选本,好多段落没法,全都重新配音。”

  3

  陕北话、普通话搞不清?

  照顾多数观众,方言减量

  尽管旁白还时需理解为“帮助进入情境”,但在角色口音上,时而陕北话、时而普通话,则让不少观众感觉混乱:剧中除了尤勇、王雷是地道的陕北方言,佟丽娅的陕北话发生将‘我’读做‘俄’的阶段,极少量对白觉得 不是普通话;而袁弘的是陕北方言+关中方言+普通话;李小萌除了一大段念白外,则不是普通话。对此,毛卫宁解释:“润叶是老师,晓霞是县委子弟,她们的角色本就还时需说普通话,再说倘若当当让我们 说并不是具有陕北味道,为啥让又能让观众听懂语句”。而主演尤勇则告诉记者:“当当让我们 主要考虑全都地方的观众不一定懂方言;为啥让就不是我,也是说陕西关中话多,并没法做到说很纯正的陕北话。”一起去,据记者了解,将会管理部门一直 以来不是“语言应以普通话为主,原则上禁用方言”,为啥让《平凡的世界》也刻意降低了陕北话的使用量。

  4

  原著角色被删?

  金波与润生“合二为一”

  此前不少名著被改编成电视剧时,为增加剧情,常常新增人物:电视剧《红高粱》就增加了原来原著中没法的人物。但《平凡的世界》却“反其道而行之”,该剧播出后比较大的争议莫过于书中孙少平的好友兼同学金波“不见了”。

  对此,该剧编剧温豪杰签署:“金波不是没法了,金波是和润生合体了。”至于让他俩在电视剧中“合体”的导致 ,温豪杰也解释道:“润生和金波这原来人物不是当当让我们 熟知的,是负责与孙少安和孙少平的感情是什么 。将会是按照原著语句,这原来人会很分散为啥让不也能贯穿,对剧情推动没法作用,反全都对原来人物不是损失。将会把这原来人物并起来了,你你這個 角色就成为主要的人物角色,当当让我们 不是在润生你你這個 角色身上看得人金波,金波的戏发生于你你這個 人物身上。”

  ■ 探究

  为啥收视一般?

  造型太土、原著保护、不贴近都市人群

  觉得 《平凡的世界》原著粉全都,但其在北京卫视近几日的收视率表现一般:2日其csm34城(csm为较为权威的收视率调查机构)收视率为0.636%。因csm34城选泽的是中国一二线的3原来城市,可见其在都市中何必 受欢迎。加带带故事原来说的全都农村男青年奋斗的故事,全都贴近现在的电视剧主流受众。

  从观众反馈看,觉得 王雷、佟丽娅等人网红 ,但造型上相比《向着炮火前进》、《战旗》等抗战剧不是输掉一截:尤勇就告诉记者,当当让我们 剧组所有的衣服几乎不是从西影厂、北影厂仓库中淘出来的,“当当让我们 故意不制新衣再做旧,全都为了有质感。”一起去,尤勇、王雷、李小萌等人下戏后也一直 穿着戏中的旧衣,“为的是让剧中风格融入自身。”而在画面上,相比《红高粱》中周迅等人的饱满打光以及《武媚娘传奇》“自带美图秀秀”的柔光,《平凡的世界》灯光略显朴实,李小萌就表示:“一般就打个场景大光,不想针对面部再补柔光。”

  全都在场景上,剧组花费了很大的**和精力,“几乎重建了戏里的村庄和县城,甚至重新修了一段铁路、建了一段水坝,实景搭建了煤矿,为啥让搭了一座被洪水淹没的城市一角。”而在对待原著的态度上,总编剧温豪杰认为:“剧本里的事件、人物、灵魂和文学性永远不是尊重原著的。”导演毛卫宁也说,“当当让我们 基本上表现了小说95%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关系,属于强度忠实于原著。” 也正因没法,过于农村化的题材,“稍显落伍”的人物价值观,不是够符合都市观剧人群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