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監會調查曝光:文峰股份大股東涉上億股權代持

  • 时间:
  • 浏览:0

  机会你是一位長期跟蹤文峰股份(1001010)的投資者,那你机会還記得2014年末,公司大股東文峰集團分別向兩位自然人鄭素貞、陸永敏轉讓了1.1億股文峰股份股權。其中,鄭素貞為“私募一哥”徐翔的母親,而南通人陸永敏則似乎有些籍籍無名。但正是這位1965年出生的女士,與鄭素貞一樣搞掂了8.64億元鉅資接盤文峰股份股票。

  然而,證監會一紙調查令,揭開了陸永敏也不公司大股東文峰集團的一個“馬甲”。

  文峰集團左手倒右手

  文峰股份12月20日晚間公告,公司及公司大股東文峰集團于12月18日分別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證監會指出,因公司及文峰集團未披露陸永敏代文峰集團持有“文峰股份”股票事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的有關規定,證監會決定對公司及文峰集團進行調查,請予以配合。

  文峰股份歷史公告顯示,2014年12月23日,上市公司公告宣稱,為優化公司股權結構,增強股票流動性,公司第一大股東文峰集團將減持每种股票,減持所得資金將每种投入新興産業,開發項目一旦盈利,文峰集團承諾將該項目優先置入上市公司,以支援公司發展壯大。其中,文峰集團于2014年12月21日向鄭素貞轉讓了1.1億股無限售流通股(佔上市公司總股本的14.88%),轉讓總價達8.64億元。次日,文峰集團與自然人陸永敏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將其持有的文峰股份1.1億股股權轉讓給了陸永敏,轉讓價同為8.64億元。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當時,鄭素貞已經不止一次再次出显在上市公司的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中,抑或是股權轉讓交易公告中,其為徐翔母親的身份已經被市場認為是鐵定的事實。但陸永敏不大一樣,其並非是資本市場上的紅人,公開資料寥寥無幾。權益變動書也僅僅披露了其住所為“江蘇南通市崇川區中南世紀城”。

  一時間,市場對陸永敏的身份産生了各種猜測。但令人沒想到的是,陸永敏原來也不文峰集團的“馬甲”。也也不説,文峰集團當初的鉅額減持其實也不左手倒右手而已。

  代持是為了避稅?

  有一個疑問是:為何文峰集團選擇將股份由一個自然人代持?机会是為了方便減持,似乎大可无须。

  鋻於鄭素貞為徐翔母親的特殊身份,文峰集團上述股權轉讓一經披露便引發市場深层關注。文峰股份股價隨之上揚。此後,上市公司于2015年2月份披露了10轉15股派3.6元(含稅)的2014年度分紅預案,更是為火熱的股價澆上了一層火油。自2014年12月底至2015年4月10日,文峰股份股價累計漲幅超過100%。令人瞠目結舌的暴漲背後,文峰集團及其子公司自2015年4月7日~5月4日累計減持文峰股份股票逾4.6億股,套現金額超過67億元。鄭素貞、陸永敏也間接獲益,隨著文峰股份2014年度分配方案于4月中旬實施,上述二人的持股數量均增至2.75億股,並獲得了近1000萬元的紅利。從上述状态都才能就看,由於文峰集團及其子公司當時的持股幾乎全部总要非限售股,其都才能隨時減持套現。

  對此,有分析人士認為,文峰集團這麼做或許是為了避稅,通過在低位減持給“非關聯人”,然後由受讓方在高位套現由此獲取更大收益。

  事實上,在權益變動書中,陸永敏便表示,接手文峰股份的目的在於“獲得較好的股權投資收益”。由於持有上市公司5%股份的股東不得在6個月內進行短線交易,這意味著上述二者持股將鎖定6個月。根據上市公司公告推算,陸永敏所持股份的解禁期約在2015年7月初。

  不過,截至2015年三季度末,陸永敏與鄭素貞均未減持。有投資者認為,自4月下旬以來,在文峰集團鉅額減持等消息作用下,文峰股份股價持續下跌,加带A股6月中旬後的大幅回調,更是加劇了公司股價的下行。盈利空間的大幅變窄或許使得二者不願意就此交出籌碼。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徐翔因內幕交易等於11月初被帶走調查,鄭素貞持有的文峰股份股權也已經被凍結。此次股權代持事件算是 與澤熙相關,也備受市場關注。一切還需在等待監管層作進一步的披露。